他这是干什么?当地人更加不理解了

2021-07-19 10:09

2003年初,陈刚开始尝试建设海洋牧场,到了2005年,他开始大规模建设。在一份视频资料中,记者看到了作业现场,装满石头的大型渔船上,挖掘机正将石头投到海里,这些石头小的一二百斤,大的重达一吨。陈刚介绍说,将石头沉入海底后,会先长浮泥,浮泥上像地上长草一样长出一层薄薄的小海藻,招来海蛎子安家,而随后到石头上来的是海星,海蛎子是海星的美食,它们会栖身在石头上觅食。随着石头在海底沉积的时间越来越长,上面的浮泥也会越来越多,海泥达到一定厚度后,海蛎子等贝类生物就浮不住了,这个时候,浮泥上会陆续长出海藻,海藻渐渐长大,直到形成相对稳定的环境。

陈刚涉足这个行业已经有十多年时间了,刚开始他只做育苗,后来他觉得这个行当要做大需要品牌,便注册了崂山鲍鱼和崂山海参的商标。有了商标,他又开始收购海域资源,他用育苗赚的钱,高价从当地渔民手里收购用于养殖的海域,几年时间里收购了近4万亩适合养殖的海域。“当时,许多人都觉得我太傻,花这么多钱去买这些海。等这些海域逐渐成为稀缺资源了,大伙才明白过来。”

陈刚收过这些海域来,没像其他人那样在海边垒个池子养殖,而是又花大价钱往海里投石头,他这是干什么?当地人更加不理解了。

这样大规模的“海洋牧场”建设,又稳定和放大了育苗产业的优势。陈刚告诉记者,近几年,育苗产业因为社会总规模的盲目扩大开始走下坡路,而他的育苗产业因为与“海洋牧场”形成了产业链,可以消化大量的苗种,所以一直处于平稳发展状态。

随着“海洋牧场”海珍品产量的逐步放大,陈刚准备在产业链的延伸上做更多的文章:“我们现在正在与科研部门联合,试验开发全新的海珍品包装方式,目标是在不添加任何防腐物质的基础上,较长时间保持海珍品的新鲜度,还能方便消费者食用。试验成功,我们就会上马海珍品深加工生产线。同时,在全国建设金海富源自己的海珍品自营店,以防止假冒伪劣产品影响品牌形象,确保消费者买到真正的‘海洋牧场’产出的海珍品,力争在未来3年至5年内打造全国第一海珍品品牌。”

沿着崂山最东部山海间蜿蜒起伏的水泥公路,汽车拐进一个几十米长的山洞,山洞尽头,一个宁静的海湾豁然映入眼帘,在海湾与山坡之间的平地上,8个数百平方米到上千平方米不等、塑料棚顶的育苗车间整齐地排列着。“这就是我们新建的育苗场,主要繁育海参苗和鲍鱼苗。”陈刚一边说着,一边带着记者走进了其中的一个育苗车间。只见长几十米、宽十多米的车间里,育苗池一个挨一个地排列着,每个育苗池都挂着十来根充氧管,充氧管在池水里激起涌泉般的水流,无数幼苗在池子里随波起舞。“做育苗和养殖这行当,既要有超前的眼光还要有耐性,急功近利很可能让你一夜间全军覆没。”参观完育苗车间,陈刚给记者讲起了他的故事。

“投放的海参、鲍鱼要达到成品规格,还需要在‘海底森林’里长上3年甚至更长时间。因为完全是原生态的海洋环境生长,没有饵料喂养,相比池塘养殖的至少要慢一年,所以这些年我们基本是只投入无产出,近7年来,我们投入大海的费用已达8000多万元,如果没有‘跑马拉松’的思想准备,根本做不了这样的事儿。”陈刚说。

“现在我的‘海洋牧场’基本成了‘海底银行’。”陈刚兴奋地告诉记者,“我们的潜水员经常会捞上来半斤一个的大鲍鱼,四个一斤的大海参,这些野生环境里产出的鲍鱼、海参,平均售价能高出市场价约一倍。”

“做实业就像跑马拉松,绝不能急功近利。”陈刚边开着车,边与记者交流着。陈刚是青岛金海富源海洋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,他要带着记者去参观他们新建的育苗场。

“我这是要做海洋牧场。”陈刚说,当时的养殖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,近海养殖导致海区污染逐渐加重,这使养殖产品的品质逐渐下降,这种背景下,建设海洋牧场成为大势所趋。“海洋牧场跟陆上牧场内容相仿,是在海洋中通过人为控制设置良好的生长环境,使海洋生物在自然环境中能够自我摄食,自由繁殖。”陈刚介绍道。

“一块块原本光秃秃的石头要想长满藻类,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,在海底形成适宜海洋生物生长的牧场则需要5至6年。”陈刚说,建设一亩“海底森林”,需要投放石块1000多立方米,石块的投入大约是十几万元,此外要投放鲍鱼苗、海参苗3万多粒,按照鲍鱼苗3元/粒、海参苗1元/粒算,苗种的投入加起来要15万元以上,再加上运输、养护、采捕等成本,一亩“海底森林”的造价约在30万元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这足够的耐心终于迎来了收获期。记者在金海富源公司拍摄的“海底森林”视频资料中看到,在距离海面五六米深的地方,有一个热闹的水下世界。在那里,从几厘米到几米长短不一的海藻营造出了一个海藻森林,海藻随波摇曳,大小不等的鱼、虾、蟹和我们叫不上名来的一些海洋生物穿梭在海藻的森林里;在长满海藻的石头堆里,海参、鲍鱼一动不动,如果细心观察,一些鲍鱼的外壳上还挂着有不同编号的“身份证”……

 
;